<nav id="4weie"></nav>
  • <nav id="4weie"><strong id="4weie"></strong></nav>
  • 最新公告:
    新聞圖片
    聯系我們
    • 電話:0371-60110000
    • 傳真:0371-65358006
    • 地址:鄭州市鄭東新區金水東路21號永和國際廣場A1706
    您當前的位置是:網站首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新聞
    甘李藥業七人被批捕 湖北涉案醫生退繳受賄款
    點擊次數: 發布日期:2014-01-10 14:18:06

     

    甘李藥業案再揭行業弊病

    當一些中外藥企都預計“葛蘭素史克商業賄賂事件”風波漸平之時,法律的大網才剛剛張開。

    1月8日晚,湖北省經偵部門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2013年11月份,警方已經正式批捕甘李藥業駐湖北的7名醫藥代表,其中包括省級銷售經理、區域經理和醫院代表。”

    2013年9月,匿名人士爆料稱,甘李藥業卷入商業賄賂丑聞,2012年行賄總金額可能高達3億元。爆料之前,該人士已經向湖北經偵部門報案。經偵部門于2013年8月開始調查。

    甘李藥業是國內目前唯一能生產第三代胰島素的企業,其主要競爭對手是諾和諾德、禮來、賽諾菲三家外資藥企。

    “甘李藥業駐湖北辦事處的29名人員被警方帶走調查,最終批捕7人。具體何時進入公訴等程序,要看辦案進度,暫時不得而知。”上述經偵部門人士表示。據其透露,由于涉及金額巨大,該案已經被列為湖北省重大經濟案件之一進行處理。省公安廳、衛計委已經要求湖北所有收受賄賂的醫生退繳贓款,目前收到的贓款總額高達數百萬元。

    1月9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聯系甘李藥業求證此事,相關負責人表示:“并未聽說此事。”

    全省相關醫生退贓

    舉報材料顯示,這一增長是建立在巨額商業賄賂的基礎上

    甘李藥業相關負責人拒絕提供甘李駐湖北辦事處的聯系方式。1月8日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輾轉找到武漢負責推廣胰島素產品的一位醫藥代表,了解醫生退贓的情況。

    “我只聽說武漢的幾家醫院泌尿科醫生最近和某內資企業有染,正在退款,但沒看到正式文件,也不知道具體涉及哪家公司。”該醫藥代表表示,向他透露這些信息的醫生也是諱莫如深,不愿多說。

    從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知的信息來看,不僅是武漢市,湖北荊州、十堰等市都有涉及甘李藥業商業賄賂案件的醫生被要求退繳受賄款。上述經偵人士表示,退繳贓款一事確鑿無疑。

    此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得的甘李藥業內部資料顯示,湖北省有上百家醫院的醫生卷入受賄風波。上述經偵人士介紹:“這次追繳贓款的范圍主要是受賄較多的三四十家醫院,受賄額較小的暫時還未涉及。”

    該經偵人士同時表示:“甘李藥業湖北辦事處的所有賬本也被警方查封了。但他們現在的業務開展如何,我并不了解。”甘李藥業總部相關負責人也拒絕提供甘李湖北辦事處的任何信息。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上述醫藥代表口中了解到,甘李藥業湖北辦事處還在運轉,不過大部分醫院已經停止銷售其胰島素產品,只是一些既有患者有需要時,才會進一些貨。

    2013年7月份之前,甘李在湖北武漢、荊州、恩施等地都大量招聘醫藥代表,但去年7月份之后,類似網絡招聘信息就未再出現。

    甘李藥業是國內目前唯一能生產第三代胰島素的企業,其主要競爭對手是諾和諾德、禮來、賽諾菲三家外資藥企。在與這些巨頭的市場競爭中,甘李藥業能夠屹立不倒,其市場份額反而年年增加。直到2013年9月,一封匿名舉報信才揭示了其業績增長的秘密。

    甘李藥業2012年新增用藥患者數為50萬人,在部分區域市場超過了外企,但舉報材料顯示,這一增長是建立在巨額商業賄賂的基礎上。其行賄方式包括每個新增用藥患者的“項目費”,每支胰島素回扣的“AP費”,以及平時維護醫生關系的“市場費”。

    僅在湖北,甘李藥業2012年就新增11000多個用藥患者,以當時爆料人提供的信息,每新增一個患者,醫生可拿到“項目費”約200元,僅這一筆費用,全省各醫院醫生的受賄額就高達200多萬。

    而每支胰島素20元的AP費、5-7元的市場費,也被全部計入甘李藥業的行賄費用之中。此前爆料人估算,2012年甘李在全國的行賄總額可能高達3億元。

    上述經偵人士透露,退贓工作目前還在進行中,因此最終會有多少贓款還不確定。

    醫藥持續反腐

    針對醫藥領域的反商業賄賂要“嚴查三年”:2013年只是第一年,2014和2015年還將嚴查,絕不會放松

    葛蘭素史克行賄案件曝光以來,至今未公布過案件調查進展。因此有部分藥企認為,2014年這一事件的影響將逐漸淡化。

    以甘李藥業涉嫌行賄事件為例,去年9月,爆料人在向21世紀經濟報道提供線索時,同時也向甘李藥業總部所在地北京市朝陽區經偵部門、北京市工商局、稅務局和北京市證監局提供線索。除了北京市證監局做出了“不屬于管轄范圍”的回復之外,目前沒有部門官方回應此事。

    然而,甘李藥業湖北辦事處突然傳出被查的消息,又把懲治醫藥商業賄賂的話題搬到臺前。業內人士判斷:“湖北有如此大的舉動,可能得到了更高層部門的認可。”

    盡管往年衛生系統都會將“治理醫藥購銷領域商業賄賂”作為當年的工作重點進行部署,但從2013年下半年開始的一系列行動來看,這一次政府層面顯然下了決心。

    2013年11月左右,衛計委、監察部等多個部委提出,未來還將繼續進行醫藥領域的行風整頓,針對醫藥領域的反商業賄賂要“嚴查三年”:2013年只是第一年,2014和2015年還將嚴查,絕不會放松。

    2013年12月26日,衛計委、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又制訂了《加強醫療衛生行風建設“九不準”》,其中明確規定“不準收受回扣”。

    在這一大背景之下,甘李藥業的案件似乎更加具有典型意義。此前爆料人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提供的材料包括了甘李藥業在湖北、湖南、江西、貴州等多個省份的商業賄賂信息。目前除湖北外的其他省份是否開始調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尚未了解到官方信息。

    關于甘李藥業涉嫌商業賄賂案件的發展,21世紀經濟報道還將進一步關注。

    凤凰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