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4weie"></nav>
  • <nav id="4weie"><strong id="4weie"></strong></nav>
  • 最新公告:
    新聞圖片
    聯系我們
    • 電話:0371-60110000
    • 傳真:0371-65358006
    • 地址:鄭州市鄭東新區金水東路21號永和國際廣場A1706
    您當前的位置是:網站首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新聞
    力破以藥養醫 遏制盲目擴張
    點擊次數: 發布日期:2014-02-12 16:11:36

        國家衛計委10日透露,2014年工作重點仍是公立醫院改革,改革的重中之重是縣級公立醫院改革。據了解,全國第一批縣級醫院改革試點縣已有311個,衛計委決定今年再增加700個試點縣,2015年在全國推開縣級公立醫院改革。記者昨從省醫改辦和省衛生廳了解到,2014年我省縣級公立醫院改革將進入“全面開花、邁向深入”的實質性階段。

      今年55個縣必須全覆蓋

      2012年9月,江蘇15個縣(市、區)作為首批試點地區,啟動實施了以醫藥價格改革為突破口的縣級公立醫院綜合改革。2013年下半年起,省政府要求全省55個縣(市、區)全面推開這項改革。據不完全統計,無錫、蘇州、鹽城三市所轄的昆山、泰興等11個縣(市、區),已于今年1月1日正式實施醫藥價格綜合改革,全面取消藥品加成政策?;窗?、南京、常州、徐州等地的醫藥價格改革方案已批復或正批復中,可望于近期實施。也就是說,2014年江蘇縣級公立醫院改革必須全覆蓋。

      破除“以藥養醫”,是縣級公立醫院綜合改革的關鍵環節,也被認為是公立醫院改革中一塊“難啃”的硬骨頭。省衛生廳廳長王詠紅告訴記者,截至2013年4月,江蘇15個試點地區42家縣級醫院全面取消藥品加成政策,實行零差率銷售,醫院補償由過去的“醫療服務收費、藥品加成收入和政府補助”三個渠道改為“醫療服務收入和政府補助”兩個渠道。

      評估表明,江蘇改革試點取得預期目標。醫藥價格綜合改革打破了“以藥補醫”機制,并呈現藥品費用和藥占比降低、醫療服務量和服務收入增加、群眾和醫務人員對改革總體滿意的“兩降兩增兩滿意”態勢:取消藥品加成后,樣本醫院藥品收入下降7.6%,比前3年年均增幅降低24.4個百分點;藥占比降為40.1%、同比下降7.1個百分點。

      5%-20%財政補償

      政府增加財政投入,是取消藥品加成后保證醫院正常運行的一個重要支撐。如果這個“拐棍”不給力,藥品零差價銷售就沒了底氣。因此,對縣級醫院院長來說,最擔心的還是財政補助的力度。據了解,目前運行的“江蘇模式”,對取消的藥品差價總額,70%-85%通過調整醫療服務價格補償,10%通過醫院提高管理水平自我消化。同時,調整醫保支付政策,與價格調整政策相銜接,不增加患者負擔。而“浙江模式”則是,把藥品加成拿掉,加大技術服務的收入,但技術服務收入只給醫院補到90%,其余10%通過醫院內部消化。記者采訪獲悉,江蘇省財政連續3年安排1.5億元,對公立醫院綜合改革給予獎補,其中對15個試點地區按每個地區350萬元標準給予重點補助。

      政府財政補償體現了公益性的原則。“應把控制醫療費用不合理過快增長,作為衡量縣級公立醫院改革成效的重要指標。”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顧海指出,要特別注意防范取消藥品加成政策后,有醫生可能利用醫療服務信息不對稱的特點,通過大處方、提高檢查費、多開檢查單等辦法來增加自身收入,抵消了取消以藥補醫政策的實施效果。

      同時,也有不少基層醫院的“一把手”坦言,縣級醫院的價格機制還需要進一步理順。“醫療服務價格的上調,遠遠不能體現醫務人員的勞務價值,醫院、醫務人員需要超負荷運轉才能維持生存的局面仍未得到有效解決。”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蘇北縣級醫院院長說。“醫生是改革的主體,醫生隊伍的分配機制還需要進一步探索和完善。” 揚州蘇北人民醫院副院長徐道亮認為,應進一步理順價格機制,來提高醫務人員的勞務價值。

      不得新舉債建設

      衛計委表示,2014年要推進公立醫院規劃布局調整,嚴格控制公立醫院的床位規模和建設標準,堅決遏制公立醫院相互攀比盲目擴張的現象。

      “在公立獨大的單一體制下,很難把縣級醫院做大做強,建議放手引入大規模的社會資本辦醫,使非公立醫療機構真正形成一支競爭力量。”南京工業大學法律與行政學院副院長劉小冰教授表示,“地方政府應大力鼓勵社會資本進入醫療行業,并探索公共財政購買服務的全新政府投入機制。”

      記者從省衛生廳也了解到,目前我省正在制定鼓勵社會辦醫和醫師多點執業新的政策措施,加快民營醫院的發展步伐。“從2014年起,公立醫療資源比較豐富的地區,政府原則上不再新辦綜合性公立醫療機構,并從嚴控制現有公立醫院的規模擴張,公立醫院不得新舉債建設,為社會資本辦醫留下更大空間。”王詠紅說。

      “公立醫院改革過程中,要防止一哄而起、避免一賣了之,要嚴防醫院國有資產、無形資產的流失。”業內人士指出,審計機關應該在公立醫院改制中發揮作用,重點關注公立醫院資產家底、政府投資情況、醫院運營成本和效率等方面的內容。

    凤凰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