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4weie"></nav>
  • <nav id="4weie"><strong id="4weie"></strong></nav>
  • 最新公告:
    新聞圖片
    聯系我們
    • 電話:0371-60110000
    • 傳真:0371-65358006
    • 地址:鄭州市鄭東新區金水東路21號永和國際廣場A1706
    您當前的位置是:網站首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新聞
    多國新冠疫苗研發取得突破,距離成功還有多遠?
    點擊次數: 發布日期:2020-08-24 12:27:29

     

    目前,世界各地的科學家正在加緊開展新冠病毒疫苗研發工作。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目前有23種新冠肺炎候選疫苗處于臨床研發階段。20日,英國醫學期刊《柳葉刀》相繼發表中英兩國的兩種疫苗臨床試驗結果,傳遞出疫苗開發利好消息。

    《柳葉刀》發布的兩種疫苗試驗結果令人鼓舞

    7月20日晚,世界頂級醫學期刊《柳葉刀》在線發表由中國工程院院士、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研究員陳薇團隊領銜研發的重組新冠疫苗(腺病毒載體)Ⅱ期臨床試驗結果,這是全球首次正式發表新冠疫苗Ⅱ期臨床試驗數據。

    試驗結果表明,單次接種該型重組新冠疫苗(腺病毒載體)28天后,99.5%的受試者產生了特異性抗體,89.0%的受試者產生了特異性細胞免疫反應,為人體對抗新冠病毒感染提供“雙重保護”。此前的5月22日,《柳葉刀》發表了該型疫苗Ⅰ期臨床試驗數據,試驗結果表明該疫苗安全、耐受性好,無嚴重不良反應,受試者全部產生抗體和細胞免疫反應。

     

     

    △《柳葉刀》社交媒體截圖

    同一天,《柳葉刀》也發表了由牛津大學(University of Oxford)和英國制藥巨頭阿斯利康(AstraZeneca)合作開發的新冠病毒疫苗臨床試驗第一階段的結果。

    這項研究結果顯示,這種名為“AZD1222”的疫苗能誘導人體免疫系統出現強烈的免疫應答,并且不會引起嚴重副作用。

     

    △牛津大學主導的疫苗試驗結果在線發表在《柳葉刀》上

    這項臨床試驗對1077名健康的成年人進行測試,他們的年齡在18歲至55歲之間,都不曾感染新冠病毒。在試驗期間,該疫苗引發了兩種形式的人體免疫反應,即同時產生抗體和T細胞應答,這是理想疫苗需要滿足的條件。

    所有的試驗參與者在接種疫苗后14天內都出現T細胞應答,91%的參與者28天內產生抗體應答。在另外注射加強針劑后,產生抗體應答的比例增至100%。

    這項研究的作者同時指出,下一步還需要進行更多的試驗。因為第一階段試驗結果是在實驗室條件下得出的,并不能代表對社區感染的案例也具有同等效果。

    目前,這種疫苗正在英國、美國、巴西和南非對數萬人進行試驗。

    阿斯利康生物制藥研發部負責人梅內·潘加洛斯(Mene Pangalos)表示:“這樣的數據增加了我們對這種疫苗研發的信心,促使我們下一步繼續推進規?;a該疫苗。”

    “總體而言,兩項試驗的結果大致相似,前景都充滿希望。”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布隆伯格公共衛生學院疫苗專家納奧·巴爾澤夫(Naor Bar-Zeev)和威廉·莫斯(William Moss)在《柳葉刀》發表的一篇評論中寫道。

    美國制藥商莫德納(Moderna)進行的Ⅰ期疫苗試驗也激發了人體對新冠病毒的免疫反應。此外,德國生物科技公司(BioNTech)和美國制藥商輝瑞(Pfizer)近日宣布新冠肺炎疫苗研究取得早期積極進展。

    距離疫苗成功還有很長的路

    世界衛生組織前助理總干事瑪麗-保萊·基尼(Marie-Paule Kieny)對此表示,“所有這些疫苗似乎都在人體內產生了抗體,這令人振奮,它說明科學正在快速進步,這是一個好的信號”。

    當地時間7月20日,世衛組織召開新冠肺炎例行發布會,世衛組織衛生緊急項目負責人邁克爾·瑞安對中英兩國的兩種疫苗進展表示祝賀,稱這是好消息。邁克爾·瑞安同時指出,在這一積極結果的基礎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需要進行更大規模的試驗。

    據哥倫比亞大學梅爾曼公共衛生學院病毒學家安吉拉·拉斯穆森介紹,疫苗研發的大致步驟為:一期試驗只關注安全性,只需要給一小部分志愿者注射疫苗,以確保疫苗沒有任何副作用。二期試驗通常測試安全性和有效性兩方面。三期試驗與二期試驗類似,但是測試對象會更多。

    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布隆伯格公共衛生學院國際衛生學醫師和教授安娜·德賓認為,按照目前的發展速度,我們將在2020年底到2021年初弄清楚一種或兩種候選疫苗的功效。

    德賓介紹,一般而言從確定病原體到通過三期試驗的最短時間是10年左右,或者需要更長的時間。但在2014—2016年西非大規模暴發埃博拉疫情時,疫苗研發的時間大幅壓縮。在埃博拉疫情之后,人們意識到,當出現一種新的病原體時,需要為疫苗開發做好準備或構建基于疫苗研發的合作平臺。

    凤凰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