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4weie"></nav>
  • <nav id="4weie"><strong id="4weie"></strong></nav>
  • 最新公告:
    新聞圖片
    聯系我們
    • 電話:0371-60110000
    • 傳真:0371-65358006
    • 地址:鄭州市鄭東新區金水東路21號永和國際廣場A1706
    您當前的位置是:網站首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新聞
    中成藥“死亡倒計時”:遭醫院大規模停用,帶量采購正在路上
    點擊次數: 發布日期:2020-11-19 09:53:31

    近日一則醫院藥事管理與藥物治療學委員會的決議在業界流傳。

    根據決議,這家醫院將所有中藥注射劑從常備目錄中剔除,中成藥只保留30個品種,還要求降價20%。輔助用藥目錄藥品也只保留了5個并要求降價20%。其余全部剔除常備目錄。

    藥品常備目錄,是醫院藥品采購、臨床用藥的清單,一般三甲醫院的藥品數量在1400到2000種左右。

    2017年時,商務部發布的《醫藥流通行業統計分析報告》顯示,全國三甲醫院中藥銷售額占醫院整體藥品銷售的比例為26.9%。

    門診量越大,涉及的中藥采購量也就越大。公開數據顯示,如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這樣的大三甲,季度采購金額就可以達到數億元級別,地市級醫院也有千萬元甚至億元級別的采購規模。很多大品種在一家醫院的月銷售額就能達到數萬元,乃至數十萬元。

    這些中藥品種被踢出目錄,基本意味著失去相應醫院的市場。

    近年來,在政策環境改變之下,臨床用藥的合理性越來越受重視,藥品加成徹底取消,DRGs等醫保支付方式改革持續推進,藥品已經由收入項變成了成本項。這也導致醫院用藥心態徹底改變,性價比高的藥品越來越受歡迎。

    在此之前,湘雅二院、華西醫院等都曾發文拒絕中藥、中藥注射劑、輔助用藥進院。隨著更多醫院的加入,中國醫藥市場變局還將加劇。

    可以看到,盡管中藥得到了政府部門的力挺,整體市場前景受到普遍認可,但是前期野蠻生長的陰影仍在,中藥材質量問題頻發,同時中成藥安全有效性缺乏循證醫學證明,又是帶金銷售的重災區,中藥整體處于“叫好不叫座”的局面。

    數據顯示,曾經紅極一時的中藥注射劑市場規模,已經萎縮到千億元以下。

    醫院清退 中成藥千億市場危局

    根據上述業界流傳的醫院藥事管理決議,該院輔助用藥(重點監控)藥品目錄中保留5個品種:注射用七葉皂苷鈉、泮托拉唑鈉、丙氨酰谷氨酰胺注射液、注射用還原性谷胱甘肽、鹽酸溴己新,其余所有中藥注射劑從常備目錄剔除,4+7藥品目錄中非中標的藥品從常備目錄中剔除。

    中成藥口服制劑中,30個藥品保留,其他中成藥口服制劑全部從常備目錄內剔除。

    對于留下來的上述35個品種,醫院要求降價20%。

    這并不是第一家對中藥發難的醫院,早在2018年7月份,中南大學湘雅二院就曾發布通知,要求在藥品采購中,明確不接受中藥制劑、輔助用藥進院。

    另據行業媒體消息,南京某三甲醫院也在其新藥登記須知中明確列出:輔助性、營養性等高價藥品、中藥注射劑等列入“南京市醫療機構重點監管清單”的品種將不予新藥登記。醒腦靜注射液、參麥注射液等都在其中。

    “醒腦靜注射液”就是2019年底,北京民航總醫院“殺醫案”中涉及的品種,正是由于家屬對當值醫生的用藥不滿,最終引發慘案。

    另外,中藥很大一部分也是不合理用藥嚴重的藥品。2017年底,山東千佛山醫院等多家醫院采取行動踢出中藥。上海市第六人民醫院金山分院一口氣踢出了160多個品種,其中156個是中成藥。

    在過去的幾十年里,中成藥市場經過了迅速增長階段。數據顯示,這一市場年復合增長率約為8.2%,到2020年有望突破5800億元。

    在醫療機構規范藥品使用、清出中成藥的趨勢下,中成藥巨大市場也面臨危局。

    政策規范 大批中藥企業謀轉型

    中成藥的危機還不止被大批醫院踢出。

    2019年7月,衛健委下發《中成藥臨床應用指導原則》明確要求西醫必須“經過不少于1年系統學習中醫藥專業知識并考核合格后”,才能開出中藥。政策層面的這種規范無疑是最大殺招。

    按照國家醫保局的計劃,中成藥帶量采購也已提上日程。中成藥多為大品種,沒有統一質量標準,難以相互替代。但是,國家醫保局在答復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建議時明確表態稱:帶量采購沒有禁區。

    青海、浙江金華、遼寧等地,都已經開始對中成藥實施帶量采購。這也意味著,中成藥即便仍有市場,價格也大幅降低,利潤也將大幅縮水。這對于現有中藥企業無疑是巨大挑戰。

    部分中成藥的毛利率超過80%。一旦市場需求萎縮,必然對中藥企業的業績構成巨大壓力。

    據健識君查詢2020年三季度報發現,廣譽遠2020年前三季度營業收入下滑了近20%,凈利潤同比下降62.69%。同期,以醒腦靜注射液、參麥注射液等為核心產品的大理藥業,營收同比又下降了29.36%,凈利潤減少67.15%。此外,太極集團、天目藥業等降幅更大。

    這也使很多中藥企業開始謀求轉型。此前,步長制藥、香雪制藥、天士力等紛紛向生物制藥,腫瘤、免疫等領域發力。步長制藥甚至還參與了新冠疫苗的開發。

    投資人也在看衰中藥企業。就在前不久,還有投資人給盤龍藥業提出建議,建議他們收購一家生物制藥公司,并稱“中藥公司估值不高”,公司的長期投資者,都錯過了牛市。

    盤龍藥業董秘很客氣地感謝了這位投資人,但是并未對未來發展做更多介紹。健識局發現,就在今年6月份,盤龍藥業剛剛收購了陜西博華醫藥51%的股權。新子公司的經營范圍囊括了醫療器械、個人衛生用品銷售、互聯網信息服務,甚至食品互聯網銷售等。

    宏觀政策層面,中醫藥整體仍然是受到鼓勵的。在十四五規劃中,也強調了要堅持中西醫并重,大力發展中醫藥事業。

    然而在實際應用層面,各醫院受藥占比“指揮棒”的限制,大舉向藥效不甚明確的中藥開刀?,F實和理想的差距,就是這么殘酷。

    凤凰彩票